51全本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098章 长街,白衣,刺客
    朱高煦愕然看着方醒道:“方醒,你就这么见不得本王好吗?”

    两道士也盯着方醒,目光不善,若不是朱高煦在,多半是想和方醒单挑。  x

    方醒无奈的道:“你的身体倒是能挺住这些重金属,可陛下却不行。升天?我看真是要升天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重金属?你别信口开河!”

    守一厉声呵斥道,这可是他的道,道被人否定,甚至是‘污蔑’,换个地方当真是要不死不休!

    方醒也不争执,只是问道:“敢问殿下,他们炼丹用了何物?”

    朱高煦想了想也不知道,就叫来了专门伺候两个道士的小厮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个单子就是道长给的。”

    小厮把购买清单递过来,方醒一把抢过,然后冷笑道:“果然是,硝、硫磺……,这是要制作火药吗?难怪会说什么炸丹炉了!啧啧!居然有铅?!王爷,此事毋庸置疑,不信您可去问太孙,他知道铅能干啥!”

    铅中毒啊大哥!

    守一怒不可遏,连明德都握紧双拳,不过权贵之所以是权贵,就是因为他们高人一等,甚至掌握着普通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是权贵中的一员,也曾经利用权贵的特权获得过好处。可方醒却讨厌这种感觉,因为这意味着超脱律法。

    你想改变吗?可你自己就是既得利益者啊!

    朱高煦目光转动,狐疑的看着手中的玉瓶。

    你相信谁?

    如果朱高煦强行要服用丹药,方醒不会再阻拦,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朱高煦沉吟良久,神色阴晴不定,守一急忙说道:“殿下,您看此丹,放到眼前看,对,看到了吗?光华流转!这就是天地精华的外现啊!”

    “殿下,您闻闻,丹药之所以是丹药,外物不过是媒介,贫道在侧虔心祷告,以引天地精华。不过此道艰难,也是殿下的福缘,在第九炉大功告成,可见殿下乃是天地钟爱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朱高煦的嗓门大,大到吓了正滔滔不绝的守一一跳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有侍卫过来应命,朱高煦断然道:“把这两人看住,不许交接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明德面色大变,可守一却老神在在的拱手道:“此丹当有神效,贫道愿用性命担保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和陛下的命都是命,可你死了只是死了一个化学家,而陛下若是有个……你可知道会死多少人吗?”

    老朱要是在这个时候去了,方醒和朱瞻基的日子都不会好过,这段时间忌惮于朱棣的那些文官们会疯狂的弹劾,那些文人会在路上堵住方醒……

    朱高煦点头道:“我是信方醒的,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曰!

    方醒看到朱高煦不舍的把玉瓶收起来,不禁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害你没好处,只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还真是认真的想了想,点头道:“对,你害我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方醒失笑道:“这丹药用不得,那个铅吃进去,人会变傻,叫做铅中毒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这就进宫,让御医看看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看到方醒面色不好,就解释道:“不是给父皇,是想看看毒性有多大,若是真如你所说,那这两人弄不好就是居心叵测,本王要活剐了他们!”

    得!这位王爷也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。

    谁若是想蛊惑朱棣服用丹药、求神问佛,方醒发誓会让他全家去奴儿干都司和野人为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天逛街的都是神经病。

    看到北平街头依然是人来人往,方醒恨不能插翅飞回家中,然后在院子里的那棵大树下摆上躺椅,边上的小几放一壶冰茶。

    “人生至此,别无他求了!”

    马蹄踏踏,可惜不能纵马。

    “方醒!”

    就在方醒想着回家享受时,前方一声厉喝惊醒了他的美梦。

    前方本是人流,突然在中间分成了两股。

    方醒抬头一看,不禁讶然。

    长街,青年,木剑!

    前方站着一个白衣男子,他的头上也包着白巾,手中提着一柄木剑,目光炯炯的盯着方醒。

    微风吹拂,白衣飘飘!

    这是要找我比武吗?

    这个熟悉的场景让方醒想起了长街比武,当然,如果是在紫禁城的琉璃瓦上面,比格会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年轻人看到方醒抬头,就举起木剑指着方醒喝道:“方醒奸贼,你蛊惑君王,亵渎圣贤,今日我洪健与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街上的人瞬间就分成了两块,一块在方醒这边,一块在年轻人的身后,兴趣盎然的等着开干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有几个人往外跑,方醒对此很欣慰,这些都是去找五城兵马司报案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才将唾弃特权,可现在方醒用的就是特权端坐马背上,身后两名家丁正摩拳擦掌,准备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给打个半死,然后扔进大牢。

    洪健气势一盛,喝道:“读书人!”

    读书人?!

    两头的围观者们马上就知道了这个洪健拦截方醒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听说曲阜那边的围墙倒了,三个出色的子弟被人打断了腿,成了瘸子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兴和伯干的,只是那些文人有些怕兴和伯,所以一直忍到了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兴和伯干的?那可真是和拆了皇宫没啥区别了,兴和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兴和伯在山东时被人弹劾了,据说就是曲阜那边的主意,宽宏大量嘛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!是啊!兴和伯宽宏大量,那家人也不省心啊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!好好的做你的圣人不好吗?非得要出来搞风搞雨!”

    “哎!你们不知道吧,山东的粮仓可是被人搬空了,兴和伯和太孙殿下就是去处理此事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周围瞬间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说话这人看看左右,得意的道:“知道是谁搬空的吗?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说出来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圣人之威,比什么开天辟地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看看这些百姓就知道,儒家在大明的‘影响力’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贪官污吏!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终究忍不住骂道,顿时法不责众的光环就笼罩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,听说兴和伯和殿下去办案时,还被人刺杀,你们想想可怕不可怕!”

    “那边可是圣人家啊!嘿!圣人家!”

    “那这人今日就是来为圣人家报仇的喽?”

    “谁看见兴和伯挖圣人家的墙角了?纯属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“对!就是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前方的方醒面无表情的看着洪健道:“读书人?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,你当街手持利刃拦截本伯,这是想刺杀本伯吗?”rw

    (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