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全本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寻找走丢的舰娘 > 第五百二十四章 经过
    阳光明媚,柔和的海风吹拂着岸边的芦苇在摇晃。

    海浪拍打着礁石溅起泡沫,又有哗哗声传来。

    黑色短发乱糟糟,白色小裙子也沾了好多泥土,还穿着粉色的水桶鞋。苏赫巴托尔坐在地面,双手揉着眼睛。

    也不管宠物在身边熟睡,一只手抱起黑猫奥斯卡,又伸出一只手抱起凶猛的大老虎。当然了,说是凶猛的大老虎,并非是真正的野兽,也是一种舰装。单从外形来看,应该说是小号的老虎,或者大号的猫咪。

    睡了好大一觉,精神萎靡,苏赫巴托尔喃喃道:“我们的鱼呢?”

    “鱼篓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给阳炎和不知火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奥丁语气坚定:“我当然好好保护了,我的鱼……我们的鱼。”

    以往对奥丁很是很信任的,然而刚刚被吵醒了,苏赫巴托尔老大不满,没那么信任了。她走到鱼篓边蹲下,又把鱼篓从浅浅的海水中拿起来,海水从鱼篓边的小孔全部流出去。鱼篓里面好多鱼拍打着尾巴,看到这一幕,她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奥丁也蹲在鱼篓旁边,小伙伴对自己不信任,有些不满地鼓起脸。

    苏赫巴托尔惊讶:“真的在耶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在就在。”

    奥丁站在礁石上,伸出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:“苏赫巴托尔,苏大人,你以为这是谁为你打下的渔区?”

    她最擅长护渔,为苏赫巴托尔守护着海边最好的钓位。不管有谁占了,她就蹲在旁边盯着,被可爱的幼女一直盯着,谁都会感到不适应,久而久之没有人再来了。得寸进尺,她甚至规定了,好大一片海域。只有自己,只有苏赫巴托尔,才可以钓鱼或者捞鱼。

    奥丁保护欲重,然而苏赫巴托尔无所谓:“我在哪里钓鱼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又打了好大一个哈欠,哇哇哇哇,想要给钓竿重新上饵钓鱼。刚刚说鱼跑掉了,肯定没有饵了。然而她才把钓竿提起来,远处有两个身影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苏大人、奥丁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分别有着金色长发和红色短发,那是才认识不久的朋友,不知火和阳炎。

    “嘿嘿,再不回去,你们要给比叡姐姐打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火围着大围巾,她说话靠谱多了。

    “啊!比叡姐姐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苏赫巴托尔不想屁股开花,她收起了钓竿,奥丁提起鱼篓,两个人从海边走开。

    阳炎一副小大人的口气:“你们又无所事事了一整天。”

    苏赫巴托尔顿时有些羞愧了,短发都耷拉起来了,又钓了半天鱼,一事无成。

    然而奥丁不满了:“我们钓了好多鱼。”

    阳炎不是真计较这种事,她好奇跑到奥丁身边,想要拿鱼篓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给。”奥丁护住鱼篓。

    阳炎嘟起嘴:“小气,我可主角,和主角作对的配角,漫画都活不过一集哦。”

    不知火嘴角划起的那神秘微笑:“lv.1的主角。”

    阳炎看向自己的妹妹,反口说:“你是npc。”

    姐妹睡在同一房间,想起阳炎每天翻自己的柜子,不知火把大围巾又围了一圈:“主角整天翻箱倒柜,npc苦不堪言。”

    阳炎摊开手,一副拿自己妹妹没有办法的模样。她又陡然想起前几天听到了事,伸出手从苏赫巴托尔的怀中抢走了黑猫奥斯卡,一边给黑猫奥斯卡顺毛,一边好奇问:“苏大人、奥丁,听说你们是被比叡姐姐捡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苏赫巴托尔表情有些糗。

    镇守府自从提督失踪了,大家吵吵闹闹。后来有很多人走了,于是和奥丁两个人约好一起出去,偷偷摸摸走了。至于她们离开后,镇守府为了两个无法无天的幼女如何鸡飞狗跳,到最后只能猜测大概是跟谁走了。这种事,她们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出海北上,在海上走了好远,突然被人提了起来。拼命挣扎,还是反抗不了,作为补给舰,力量实在太弱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驱逐舰怎么在海上乱跑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补给舰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、我就是,我是最厉害的苏赫巴托尔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没有大人了……总之我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们,你们在流浪还是有提督?”

    “有提督。”

    “镇守府在哪里?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提督走掉了,突然失踪了,大家怎么找也找不到。大家都走了,我们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负责任的镇守府……你们镇守府在哪里?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唔,我想想,我们一直往北走……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服了你们了,我帮你们找到镇守府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直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是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总之先在这里住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找到了,没有记录在案的镇守府,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只能在这里住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奥丁,我们有提督,不能加入镇守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镇守府,这里是舰娘总部下辖沧台分部。”

    “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好吃的蛋糕和布丁,你还可以每天钓鱼……反正,反正不可能让你们两个人在外面跑,两个小补给舰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救命啦,拐卖儿童了。”

    回忆过去,苏赫巴托尔老实点头,奥丁没有那么老实,她反驳:“你们才是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阳炎一本正经,还伸出两根手指:“我们跟着爱宕姐姐来的,我们有两个爱宕姐姐哦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爱宕姐姐走了,说要到处旅行。”

    阳炎举着黑猫奥斯卡,在草地上面跑来跑去,又说:“中午回去,我要吃蜜汁叉烧。”

    苏赫巴托尔从头上摘下大老虎,也晃呀晃:“我要吃鱼,我钓了好多鱼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天天钓鱼,鱼要被你们钓光了。”

    苏赫巴托尔气鼓鼓:“如果连鱼都不给钓,这样的世界还是完蛋吧。”

    阳炎捏着下巴:“鱼没有蛋糕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饭没有蛋糕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去外面买。”

    奥丁问:“你有钱吗?”

    居住在这里,衣食住行,全部都有。零花钱当然也有,然而很少。美其名,小女孩不能拿太多钱,会宠坏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阳炎跑到苏赫巴托尔的后面,伸出双手扯住苏赫巴托尔的双颊,模仿苏赫巴托尔的语气,“我很可爱,请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扯我脸,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苏赫巴托尔,放开苏大人。”奥丁高高举起手,一把像是树枝一样的武器出现在手中,她大喊,“雷电,给我力量,冈格尼尔。”

    阳炎嘻嘻哈哈跑掉了,苏赫巴托尔揉着自己的脸蛋,不知火嘀咕:“只是割网器。”

    两个萝莉两个幼女,她们偷偷摸摸从小路摸进食堂。

    食堂中,橙色短发的女子双腿交叉,又交换交叉双腿,魅力无限。

    在她身前,餐桌上依次排开了几张照片,还有一份报纸放在旁边。

    ( )